产品 / 硬核

去中心化的互联网

. 8 min read . Written by seki
去中心化的互联网

印象里“去中心化”一词上一次被谈论是因为17年比特币的疯狂涨势,而在更早之前,它曾被认为是互联网的一种基本特性。

1.BBS

思考起源于这篇文章:中文BBS的遗产被谁继承了

文中给了 BBS 这样一种比喻——互联网庶民的圆桌会议。BBS 是草根化的、垂直的,它有一定的推荐机制,但流量和推送是相对平等的。BBS 围绕着用户的共同兴趣形成,随着兴趣的消散而自然消亡。

十多年前的这段  BBS 黄金时期是 Web2.0 的黎明。在 Web2.0 诞生前,有人认为“去中心化”会是它的基本属性,互联网大佬们也这么以为,至少《Facebook效应》里小扎就认为脸书应该是一个平台,是“水和电”,这本书出版于 2010 年。

但从 17 年开始,人们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信息流的推送,只要持续消费信息,就会获取越来越多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而不再需要自己动手去搜寻了。我们的信息渠道变得更平等了吗?

让我们来讨论一种原文中未被提及的 BBS 形态——同城论坛,曾经,几乎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网络社区,如今,这些论坛的遗产由谁来继承?我想可能是是营销号——××人不知道的××事儿、××吃喝玩乐、××本地宝。

  • 营销号继承了论坛的一些主要作用,例如本地新闻、兼职、寻人寻物
  • 圆桌会议依然在进行——例如晚安帖 + 话题,用户可以在评论区进行讨论
  • 用户之间依然保持着弱社交关系——同城营销号不止一家,尤其是对于那些一线大城市而言。此外运营平台也不止一个,至少有两微一抖,不同平台上的用户身份也并不一致。

这样的关系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圆桌依然存在,但圆桌上的话题并不由用户决定,甚至桌子本身都是他人的。

2.RSS

再看看另一种形态的内容集散地:博客——完全由个人或组织管理的信息集合。相比BBS,博客的信息传输并不平等,因为它明确存在作者与读者的关系,一个博客作者的创作可以被千百名读者阅读。但博客依然是去中心化的——读者通过 RSS 实现对信息源的订阅,博客的传播依赖着原始最的推广方式,即口耳相传。

之后,博客变成了微博、博主变成 MCN、平台变成巨头。内容可以直接变现了,它开始膨胀,现在互联网上每天创造的信息远远超出一个人每天能够阅读的量,一个人究其一生也无法消费完这些内容。

于是内容变成了流量,而平台则通过 Feeds 控制住了用户的选择权:你依然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巨头决定什么声音可以被更多人听到。这就是 Web2.0 构想的现实,这个故事以巨头对内容的收割告终,而这场收割的热潮延续至今—— 2019年,喜马拉雅、荔枝FM这类网络播客开始被称为“下一个蓝海”,已经没有人质疑这个模式能否成功了,投资者只关心这次圈地能留下多少肥沃的粮草。

3.电商

了解跨境电商的人想必听说过独立站和 shopify,相比平台,独立建站的金钱和精力成本显然会高出许多,为什么一些电商依然要选择自己搭建网站,而不是在巨头平台 (Amazon) 上贩卖商品?

审核和佣金或许只是一部分原因,电商建站的核心诉求在于提升品牌溢价——想象一下,用户在电商平台购物并搜索目标商品关键词后呈现的结果都是大同小异的,对于想要购买这些商品的顾客而言,一个列表能够呈现的信息实在太少,此时用户往往会购买价格最低的商品,再看看评价,凭感觉决定是否购买。这样的商品溢价能力是很低的。

而假如有一个页面能够全面展现商品的质感,甚至商家背后的故事,从而突出产品特色,进而激发顾客的购买行为,毫无疑问,这样的商品溢价是非常高的。此时顾客的关注点不再是价格高低,而是商品背后的 storytelling ,他们在为故事付费,这就是品牌溢价,这个页面就是电商独立站。

海外用户对于独立站认可度很高,搭建独立站的公共设施完备,Facebook Ads + shopify + Drop shipping 的组合拳就可以完成获客到发货的电商链路。而在国内,这套品牌溢价的玩法以所谓的“私域流量”存在,也就是利用个人形象对品牌背书,并通过微信朋友圈等流量洼地进行传播,我认为这是拼多多和快手们与巨头(淘宝系)抗衡的背后逻辑。

4.通讯

Maskbook 是去年我在S1闲逛时发现的产品,彼时他们的创始人在论坛发帖招人(是的,这款产品的创始人是中国人)。起初我只觉得他们的 logo 和 slogan 有点中二——“巨头在获取你的隐私但不付给你一分钱,所以我们要阻止这种窃取行为。”但一分钟后,我改变了看法。

它的产品逻辑很简单:将聊天信息加密,所有的信息都成为无法破解的密文,包括 Maskbook 储存在自己服务器里的数据。

提到这个产品就不得不联想到腾讯系——依靠 IM 的绝对优势,腾讯被认为拥有着 BAT 中最深的护城河。我认为 Maskbook 最终并不能做成,但它依然给了我一些启发,即便是特洛伊城也是可以被攻陷的。

5.去中心化的尝试

我习惯以叙事的口吻写笔记,17 年开始,我把笔记整理成文章并 po 在博客平台——包括但不限于知乎专栏、简书上,但这些平台逐渐让我丧失了写作的乐趣,审核倒是小事(实际上并没有出现过这类阻碍),真正困扰我的是——不得不说,知乎这些产品经理是有两把刷子的,他们会吸引你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逼迫你花费更多的时间运营自己——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

于是,作为去中心化的尝试,这个博客诞生了。

说实话,博客平台对比自建站简直是降维打击:注册知乎专栏只需要一个账号+简单的审核,而搭建博客,需要花费一定学习成本和几百元一年的维护费用,并且没有人会保护你的创作成果。但搭建博客的过程中我依然获得了想要的——私密性、不被关注者牵着头走、个性化需求。

现在看来,国内最接近博客产品的反而是微信公众号——足够私密、没有 Feeds 、分发靠订阅、通过功能插件自定义。尽管微信公众号的初衷是成为“商家信息群发工具”——直到现在,微信公众平台的发布按钮依然叫做“新建群发”。

6.互联网的下半场

现在互联网圈子似乎默认“下半场”=“产业互联网”,而在我看来,用去中心化的概念解释互联网下半场似乎更为合理——用户被巨头平台收割,然后又逃离到新的洼地。

巨头们如何应对下半场?

对于淘系电商而言,他们首先要抹平流量的洼地——所以推出了对标拼多多和抖音的聚划算+淘宝直播,总之放下身段,让用户回流就对了。

对于腾讯而言,Maskbook 们是不足以对它造成威胁的,这点与大环境有关(所以 Maskbook 的目标群体是脸书用户)。而腾讯的 CSIG 和 WXG 都是有可能打赢互联网下半场的,不论什么时代,腾讯的对手似乎始终是自己。